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

先进典型

 > 正文

杨善洲:我就是义务植树人

发布时间:2016-06-14 15:29:32

  杨善洲:我就是义务植树人

        1988年6月,杨善洲从保山地委书记的岗位上退休时,时任省委书记的普朝柱代表省委找他谈话:“你辛苦了一辈子了,退下来后到昆明来吧。”杨善洲婉言谢绝:“我要回到家乡施甸种树,为家乡百姓造一片绿洲”。

  杨善洲的这一决定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,说他辛苦了几十年,终于可以过上清闲的日子了,却要自讨苦吃。家乡人听说他要回去种树也劝他:“你到别处去种吧,这地方连野樱桃和锯木树都不长。”但杨善洲创办林场的决心却没有为之而动摇。他请来地、县林业部门的领导和科技人员到大亮山上多次调查研究,经过实地考察和深思熟虑后,提出了“国社合作”建场的方案。退休座谈会一结束,他就赶到离大亮山最近的黄泥沟,和县里抽调的同志汇合。第二天,大亮山国社联营林场就正式挂牌成立,杨善洲亲自担任大亮山造林指挥部指挥长。

  杨善洲的家乡姚关镇陡坡村,位于施甸县城东南大亮山脚,平均海拔2600多米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滞后,农民缺衣少粮,大规模地毁林开荒,原本翠绿的大亮山遭到极大破坏,生态环境急剧恶化。

  在环境恶劣的大亮山全面植树造林是个大工程,要做的事很多。开始办林场那几年困难很大,但杨善洲艰苦奋斗,一直秉持“少花钱多办事”的理念。请来帮忙的工人没房子住,杨善洲就花7000多元钱盖了40多格油毛毡房,一住就是8年;没钱买农具,就就地取材自己动手,办公桌、板凳、床铺都是自己做的;没有肥料,他和工人们就提着粪箕捡牛马猪粪作底肥……多年来,他坚持与工人同吃同住,长期住在油毛毡房里,床是用木桩和树枝搭的,门是荆条编的。住在这样的房子里,夏天热,冬天冷,下雨天被子常被淋湿。偶尔下山几天,老鼠就会把被子咬得到处是窟窿。但每次一有新房,这个执拗的老人都会让给新来的技术员。

  1999年11月,在手提砍刀给树修枝时,杨善洲不小心踩着青苔滑倒,一只手严重划伤,左腿粉碎性骨折。他急得不得了,心里想的都是:我恐怕再也上不了大亮山,看不到亲手栽起来的森林了。杨善洲本来没有手机,骨折住院治疗期间才买了一部,为的是每天在医院听到林场的消息。半年后,身体刚刚恢复,他又拄着拐杖执意爬上了大亮山。

  有人为杨善洲算过一笔账:1亩地种200棵树,5万亩就是1000万棵,一棵树按最低价30元算,就是3亿元啊。然而,作为大亮山林场的义务承包人,杨善洲并没有从林场拿钱。最初的几年里,林场只给他补贴70元伙食费,后来调到了100元。不仅不要钱,杨善洲还经常给林场贴钱。碰上林场经济困难的时候,他就把自己的退休金拿出来发工资。杨善洲说:“在林场捞油水的机会还是有的,但我没有要。来造林是了却我的一桩心事,是我应尽的义务,我分文不取。我既不是林场场长,也不是支书,就是义务植树人。”

  扎根大亮山林场的20多个年头里,他带领当地人民植树造林,建成面积5.6万亩、价值3亿多元的林场,林场林木覆盖率达87%以上,使当地恶劣的自然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;修建了18公里的林区公路,架设了4公里多的输电线路,使深居大亮山附近的村寨农户通了电通了路。

  【启示】

  “共产党员不要躲在机关里做盆景,要到人民群众中去当雪松”。杨善洲的一言一行,无不体现一个共产党员心系群众,为人民群众干实事的理想信念。为官多年,他没有留下什么“关系”和遗产,却用几十年如一日的扎实工作,给子孙后代留下了一片片绿荫,留下了一份份宝贵精神财富。我们学习杨善洲,就应该在他树起的镜子前,对照自省,学会如何为政、如何干事、如何做人。(张薇)

Copyrights © 2016 -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